返回列表 發帖

[溫馨分享] 李晏榕:立委就是要有GUTS!

穿著桃紅競選背心、穿梭在人聲鼎沸的廟會間,身材嬌小的李晏榕,與來往的「大哥、阿姨」們,一一握手拜票,誰說第三勢力的參選人,只會漫步在雲端?換了一個場景,在紙風車劇團的舞台上,她畫著大濃妝,又演又跳,連創辦人李永豐都誇她動作靈活;在選舉百忙中還來演戲,這可是沒有參選人嘗試過的「另類宣傳」。剛參選的時候她曾說,「我覺得最困難的是,民眾都不太認識我。」或許,很多人即使原本知道她,也只知道她是高科技界大老李焜耀的女兒,但她要用自己的方式讓大家知道,她,就是社民黨的李晏榕。

「我是李晏榕,民國69年次,大學讀的是法律和社工,大直人,大學畢業後考上社工師,在晚晴協會做了一年多社工,工作內容是協助律師做法案的倡議,像是家暴法的修正,還有家事事件法的規畫。」
「當了一年多社工後,我去考律師,在王如玄律師事務所實習與工作。之所以主要做婚姻家庭的案子,是因為在晚晴協會服務時,一直對人和婚姻制度感興趣。」
「後來王如玄被延攬入閣,我就離職去法國唸性別研究;回台後跟朋友合開事務所,主要做婚姻家庭、性侵害、家暴等案件,還有跟移民有關的案件,主要是人權領域。」

【社民黨范雲老師是怎麼說服你參選的?】
「她說我很適合從政,台灣的政治需要改變,而且我有法律背景,她覺得台灣需要有這樣的人進去國會。我們都是婦運出身,她跟我講了一些性別平等的價值,當時剛好遇到同性婚案子一直被擋,參加公聽會覺得很不舒服;雖然公聽會可以聽到不同的想法是很好,但是,歸結到後來就是立法委員的GUTS,立委夠不夠有膽識、有進步的價值跟理念?」
「決定參選時,也覺得如果可以做一點事情也不錯,就滿腔熱血進去了,接著就發現選舉真的好累(笑),我們選立法委員竟然不是去選誰有智慧去規劃研究,而是選『體力好』的長跑選手。」

【你曾在文宣提到自己是「人生勝利組」,怎麼看這件事?】
「我沒有特別察覺這件事,一直都知道自己很幸運,可能是因為從事社工、律師,或是接法扶的案子,常有機會接觸弱勢的民眾;當自己去跑選舉後,更是接觸到很多基層的民眾。」
「有一次去掃街的時候,遇到一戶做資源回收的人家,家裡很凌亂,在一個小小的空間裡,主人有點弱智,他的孩子大約三、四歲,是很弱勢的民眾,一家四口住在那樣的環境,那時就覺得我們可以做更多事,讓社會福利的資源能送到真正有需要的人手上。」

【認為你的選區最重要的議題是⋯?】
「中山、北松山是兩個不一樣的區塊,中山是比較老舊的社區,北松山是社經背景比較高的地方,兩邊的取向完全不一樣。像中山區老年人口比較多,牽涉到長照的問題,整個社區的環境規劃就必須符合長輩的需求;還有像老舊社區有一些停車的問題。」
Q:為何會選擇在中山、北松山參選?
「因為我在大直長大,從小到大除了去國外念書,一直都住在中山區,這是我生長的地方,從這邊出發有象徵性意義。例如我去大直拜票的時候,曾遇到我媽的朋友、我們的鄰居,我弟以前同學的爸爸媽媽……大家聽到我是大直人,會覺得特別親切。」

【談一下你欣賞的政治人物】
「尤美女,我覺得她真的是很認真的立委。我們算熟,因為尤律師是婦運的前輩。在這次的立委任期裡,新知主推的法案都是請她幫忙。」
「她問政很認真,在司法法制委員會裡面就她最認真,只要是重要的議題,就算再冷門,從司法改革到婦運、移工,她的團隊都有人在負責,她是我心目中立法委員的楷模。」

【未來進立院的話,想推的主要法案有哪些?】
「很難選,太多了,但我想優先推的都跟女性有關,像是托育、育嬰假以及托育公共化。」
透過托育公共化,提高女性勞參率
「一般民眾很難負擔私立幼兒園的價錢,優先推動托育公共化,讓女性從照顧責任中鬆綁,才有可能增加女性勞動參與率。」
「其中,在0到2歲的階段,推動『保母定價』,因為家長會擔心保母的品質,但資訊不公開,讓家長不知道如何選擇好的保母,所以要把保母納入管理的平台,讓政府補助保母的費用,但保母要接受這個定價機制,才能領到補助。」
「在3到6歲的階段,想推公私協力的幼兒園,把NGO的力量帶進來。國家現在花很多錢在發津貼,但我認為應該要補助非營利的幼兒園,讓政府預算能提供真正好的服務,而不是直接發現金。」

同婚合法化,完成修法有信心
「第二個想推的法案是同志婚姻,我個人對同志婚姻合法化滿樂觀的,因為像上次美國最高法院判決出來,連國民黨人士都把他們粉專頭像換成七彩的旗子。」

Q:你前面提到伴侶制,現在又提到同性婚;有倡議團體把兩種制度放在一起來推動,而一般民眾也常誤以為伴侶制是給同志的制度,你怎麼看這兩個議題? /
「同性婚是讓原本不能結婚的人能夠結婚,但是伴侶制度是從頭到尾新生一套制度,兩者的論述與適用對象是不一樣的。」
「從前面晚晴姐姐們的例子可以看到,異性戀其實也需要比婚姻關係寬鬆的伴侶制,因為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婚姻;我認為運動的策略應該要訴求大多數人的認同;如果把伴侶制跟同性婚一起提的話,佔社會多數的異性戀就會以為這跟自己無關,這有點可惜。伴侶制其實跟所有人都有關,應該跟同性婚分開來推動。」

【參與選戰到現在,最大的感觸是⋯】
「現在出去跑行程,很多人還是說我好年輕喔,可是我覺得我35歲很老(笑)!因為現在立法委員的平均年齡是52歲,有可能我們習慣老的政治人物,所以有人會質疑我這麼年輕可以嗎?我行嗎?」
「年輕不年輕,我覺得不是重點,就算年紀大也不能取代一個人的專業性;雖然年紀大的人有一些經驗沒錯,但那些經驗是怎樣的經驗?也是需要去檢證的。經過去年1129地方大選之後,民眾對年輕人投身政治的接受度逐漸在提高,但不只是年輕,我們也希望可以讓選民看到我們有成為國會議員的專業。」

以上內文分享自李晏榕FB粉絲團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dpyenjonglee/

※如有侵權,歡迎來信告知,諾亞方舟管理員將會馬上移除^^

返回列表